救护车转运下一例患者前须严格消毒


救护车转运下一例患者前须严格消毒 截至29日18时 全国确诊感染病例共计6078例

截至1月29日18时,全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6078例,其中115例出院,132例死亡。

在群里,柯惠兰工作之余就会和治愈者们交流,有时会推荐一些呼吸操,有时会介绍一些营养膳食的菜谱。其他几个隔离病区的护士长们偶尔也会一起商量给治愈者们提供一些新的内容,缓解他们对健康状况的焦虑。

隔离二病区的康复群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昨天下午,国家卫生健康委还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预防公众指导建议有关情况召开发布会。会议公布了家庭、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多个版本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预防指南和具体措施等。

马特拉齐在个人社交媒体上称:“球衣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是捐赠拍卖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将进行现场直播。我和2006年世界杯冠军的队友们将再次来到‘赛场’,去赢下这场新的战斗。”

“医护人员们可以直接在群里咨询,也可以私发给专门负责心理疏导的工作人员,由工作人员转发给专业的心理机构,再由专业人员以微信语音或者视频电话的方式来与医护人员进行心理疏导。”柯琳红说,医院近期也在规划运营综合治疗措施,例如中西医结合、心理介入等,“比如在隔离区医护人员带着患者做运动,练习八段锦等。”

和柯惠兰同岁的患者刘云峰,是第13位进群的患者,“我是1月17日开始被隔离治疗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帮我们治疗,特别是护士们,24小时的照顾我们,像我有高血压、高血糖,他们每天至少要给我量6次血压、5次体温。”

治愈者刘云峰给医护人员们的感谢信

冯子健强调,“但如果是出现发热、呼吸道症状、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人员,不管是居家、自我隔离的状态,还是到医院就诊、乘坐交通工具,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戴口罩。”

2月24日,第27名新冠肺炎治愈患者进入了柯惠兰建立的“康复群”。

全民戴口罩有无必要?

柯惠兰告诉澎湃新闻,建立“康复群”实际上也是沿袭了之前的工作习惯,“我们医院一直在倡导医护人员做好每个病人的跟踪服务,我们之前会用纸质版登记册来记录病人的资料,现在就建立了多样化的微信群、QQ群、电话回访等,与患者加强联络。”对于部分不会使用微信的老年患者,柯惠兰和同事们还会定期进行电话随访。

引导居民和家庭医生进行签约,通过家庭医生对发热的患者、疑似患者进行全面的、分类分层的有效排查和分流,减少居民盲目到医院就诊,检查交叉感染性,让科技能够助力防控。保证返京人员第一时间可以找到辖区的家庭医生,得到专业的居家健康监测、家庭消毒隔离等健康指导。

值得一提的是,马特拉齐曾在2006世界杯决赛激怒齐达内,齐祖头顶马特拉齐染红下场也成为世界杯的经典镜头之一,不知道这次拍卖的球衣,是不是齐祖顶过的那件“原味球衣”。

在隔离病区里,普通的医患关系,变成了患难与共的战友,哪怕病人们在治疗和照顾下逐渐康复并痊愈出院,柯惠兰依然会担心他们,“这些病人比较特殊,在医院的时候会有医护人员24小时守护他们,有问题随时可以解决,出院回家自我隔离后,可能有些不适应。”

“病人走了之后你也不可能经常跟他见面,打电话的话我们也挺忙的,所以这个办法挺好的。”柯惠兰说,在群里除了她本人,还另有两个公共的医护账号,她所在隔离病区的所有医护人员都可以使用,24小时解答治愈者的疑惑并提供建议。

该院教研科主任柯琳红向澎湃新闻介绍称,心理疏导群是医院专门为病人和医护人员建立的,“群里主要是一些有心理学背景的医生,还会和一些专业的心理机构进行合作。”

冯子健表示,佩戴口罩、个人预防,首先是基于个人暴露疾病的风险来考虑。“直接照料和服务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医务人员有最高的风险,他们要严格按照医院感染防护的要求佩戴符合感染防控要求的口罩和其他的个人防护设备。其他人应该有所选择,有所考虑。”冯子健称,到公众场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建议戴口罩。而个人独处、自己开车或者自己到公园散步,没有特别密集的人员接触情况下,可以不戴口罩,因为这些情形下感染风险很低。

据护理部主任陈腊梅介绍,目前医院10个隔离区都建有各种各样的微信群。有的是在患者住院期间就建立的交流群,有的是康复后建立的康复咨询群。“我们希望通过各种沟通方式,不仅在住院期间照顾好患者,让他们在出院后还能感受到关怀。”

哪些措施应对返城潮?

为了更好的服务患者,在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时,柯惠兰就建立了一个“康复群”,把治愈者们都拉到了群里,便于沟通交流,“我们可以对病人的饮食、休息等方面进行指导,随时解决他们的问题和疑惑,我觉得是非常有必要的。”柯惠兰说,病人离开医院后不能经常和他们见面,而医护人员也比较忙不能时时打电话,建群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北京市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介绍,北京居委会采取了包片管理,这种包片管理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隔离期间,包片管理社区进行不同的配合,社区居委会主要协助隔离人员生活必要需求,让他们没有生活的后顾之忧。

国家卫健委提出,医务人员、司机转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后,须及时更换全套防护物品,转运救护车应具备转运呼吸道传染病患者基本条件,尽可能使用负压救护车进行转运。转运时应保持密闭状态。救护车返回后,需严格消毒方可再转运下一例患者。

柯惠兰和同事穿着防护服

“这项筹款活动所得,将全部捐献给Croce Rossa Italiana机构,用以帮助我们的国家应对新冠病毒。”

对于处于恢复期的轻症患者,则更多的是通过微信群来进行心理疏导,如果有特殊需求,医院还会安排面对面、一对一的对话交流。“隔离区病人主要的心理问题是对病情的恐惧,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以及孤单情绪,最主要的是对他们进行陪护和支持,给与多一点的关爱。” 柯琳红说。

“群虽然是我建立的,但里面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科室里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会参与进来,及时便捷的回答患者、帮助患者。”柯惠兰说,在建群里,她还申请了两个流动的医护账号,她所在隔离病区的所有医护人员都可以使用。“我们隔离病区里有专门配置两部手机,供医护人员在隔离仓中使用,现在有了群后,谁在上班,谁看到康复区里有消息,就都可以直接回复患者。

除了康复群,医院还专门建立了心理疏导群。柯惠兰说,心理疏导群由各个区的护士长直接将患者拉入进行沟通交流,除了患者,医院也专门为医护人员建立了心理疏导群,“因为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大疫情,医护人员也紧张害怕,医院就给他们提供心理疏导。”

“现在你也是我们冠军球队的医院了:联合起来,我们会再次取胜!”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表示,为了全力降低春运返城潮可能带来的疫情风险,目前各地有关部门和专业机构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中国疾控中心编写了公众预防指南,设置了6个常见的、可能遇到的场景,提出了个人疫情预防建议。我们建议从离开疫情流行地区的时间开始,连续14天进行自我的健康状况监测,每天要做2次。社区卫生工作者可能会和这些返城的人员进行联络,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是否出现变化。条件允许时,尽量单独居住,或者居住在通风良好的单人房间,并尽量减少与家人的密切接触,减少外出活动,尤其是避免到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活动,了解返回地的发热门诊的分布,与家庭医生、社区医生保持联系。如果出现了发热、咽痛、胸闷等可疑症状,应该根据病情及时就诊。

同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专业技术人员在丰台区卫健委的统一部署下充分发挥了家庭医生的居民健康守门人职责。

为切实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确保各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转运工作顺利开展,有效控制疫情,国家卫健委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转运工作方案(试行)》,明确了转运要求、转运流程等细节,要求各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按照本方案要求,结合实际制定具体工作细则,确保工作有序开展。

“各位出院的病友,祝贺你们病愈回家,居家隔离期间有什么问题,我随时为你们服务……”2月9日,大冶市人民医院新冠肺炎隔离二病区的治愈者们一出院,就接到了这么一条暖心的消息,同时进入了一个名为“康复群”的微信群。

如何做好社区防控工作?

建“康复群”,持续守护治愈者健康

本组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张丽

2月13号刘云峰痊愈出院,他原本以为出院后就没有人管了,但没想到护士长把他拉进“康复群”,每天都会在群里发一些饮食指导和注意事项,“我真的觉得他们太伟大,太辛苦了。”在出院后,刘云峰专门写了一封感谢信,拜托社区的工作人员转交给医院。

建群的是湖北大冶市人民医院隔离二病区的护士长柯惠兰。1月29日,柯惠兰开始进入医院隔离病区工作,负责患者打针、喂药、查血压、量体温等护理工作,同时还要负责病人们的一日三餐和病房消毒、清洁等。

多样方式,为医患“保驾护航”

43岁的柯惠兰,是湖北大冶市人民医院隔离二病区的护士长。自1月29日进入隔离病区工作以来,她已经奋斗在抗疫一线28天。2月9日,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者出院时,柯惠兰建立了专门针对出院的患者进行康复指导和健康咨询的“康复群”。